桔梗°

日安,早上下午晚上或者什么时候都好。
谢谢你点进来看一看这里
这里桔梗,主文野乙女向
更新缓慢,禁止一切无授权转载
cp@门一十
lo主比较蠢请多多包涵
欢迎勾搭。
听说我有后宫佳丽三千wwww
@鱼子酱 @泠染韶华 @司杝也

熬夜翻评论。
我突然发现,原来我被好多人喜欢着的啊
希望不是错觉。
希望能有时间更新。
去年能磨磨唧唧一边跟人聊梗一边码字,真是太美好了。

帮扩,这已经不是认识的人第一起了,真是服气,有的人也就只会瞎bb和举报了🌝🌝🌝

暮雨晨风:

帮扩🙃

这一手真厉害,举报玩的爽吗🙂


要当小王子:



账号@二二九 被恶意举报至永封。
在这儿给大家指路二二九太太的新账号
@执戈 

已经知道举报二二九太太的是谁了。

我就不点名道姓。该还回来的是你。你口中的母狗也恐怕是你自己。


【文野乙女】神社

标题与正文关系不大,完全是想不到起什么名字的产物
一个脑洞,无比短小,如果有时间的话或许会写长。
私设颇多,礼仪什么的在了解一部分的基础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织田作x她,ooc提醒,注意避行。


















从鸟居进入,在手水舍清洗过双手,走过参道,进入楼门,步行至拜殿前,身着狩衣的短发青年拉响了本坪铃,叮叮当当的声响在清晨寂静的森林里格外明显。
鞠躬两次,拍手两下,再鞠躬一次
在神社必须应有的礼仪。
完毕后,青年直起身来,虽然面无表情,但他平和的蜜色的双眼还是透露了主人的心绪。
“日安。”
少女从他的面前凭空显现出了身影,漂浮着抱住了他,像猫一样在青年的颈肩处磨蹭了几下,然后发出了没睡醒一般的声音
“...日安,织田作”
名为织田作的青年微微侧过了头,瞥了瞥这座神社所供奉的神明大人的侧脸——
像是处在豆蔻年华,会粘人的撒娇一般的女孩子,看上去如一般的人类女性,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更可爱一点。
他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将紧紧抱在自己身上的人托举起来再放下。
少女用手揉了揉一片朦胧的眼,撇着嘴有些不快的叹道
“啊啊——织田作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趣啊——”
相对应的,织田作脸色不变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是这样吗,抱歉。”
但他本与清晨飘荡的淡泊的雾一般清冷的眉眼,在此时柔和了许多。
看起来似乎是关系稍微有些奇怪的神官与神明,但那仅仅是看起来的样子。
青年的指间有着长期使用某物留下的厚茧
而建于深山之中,人迹寥寥之地的这座神社,被其所供奉的少女,托这岛国八百万神明的传说——
她是一位祸津神。
通俗点讲,就是带来灾祸,杀害与死亡的神明。
————————————————
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快忙死了。
后天就要演讲稿子都没写跑来写段子...我也是疯了。
今天给别人安利织田作,说着说着差点哭出来,哎
其实最开始是想写神明宰x巫女的...

会画画真好啊...
【突然诈尸】
要不要更新呢...
【懒得动】

我也想玩诶...

门一十:

期待

阿狗八汪汪汪-肝條漫:

诶诶诶這個好像畫手也可以玩耶!!!

求評論!!我想看看我是甚麼樣子的!!(诶


(突然期待興奮)

不過我覺得我會被認為是一個很容易興奮的人(诶)?

荒都夜火:

来玩不!求评论!!

眼镜娘安娜:

跟风

白衣温酒人:

emmmmm想知道,没人评论就删掉好了

啾然:

来聊!鉴于我最近有点码字怠倦期,而且粉丝数也到达了一个很有趣的数字(666),会从评论中随机抽一个名额来写点文。

明歆_这是刀剑的子博:

哎哎哎,我是什么样的?我是御姐是不是!是不是!!

阿天_别说了:

哼,没人会说的吧。
明天删好了。

糖风:

……嗯……想玩,有人理我吗(蹲)没人理我那下次更新时删掉QVQ

阮同尘:

我…我也想…(眼巴巴)
有人理我吗?没有人理我就自己删掉…嗯…

木木木木:

画手同理?!明早起来删。期待大家对我的印象【安详

红烧兔、:

其实我对这个问题并不好奇,只是它一直挂在我的首页里,就很让人想凑凑热闹【……】

歪??有人理我吗??


不是更新,会删_(:з」∠)_


变态十:

那<>……那个……有没有人呀……没有人我等会再问><…(别吧)

yoyou:

那个……有没有……咳咳……(没有的不存在的)

一只君瑾:

我也要玩儿!有人给我评论吗(可怜兮兮)

姌子:

那个……拜托,有人理理我吗🙏🙏🙏🙏🙏🙏🙏

清晗:

那个……有没有……

檎遥:

再转一次。

〇〇亨利贞:

有没有小天使愿意评论一下,比较好奇自己写出的感觉和给别人带来的感觉是否一致。

檎遥:

请……请告诉我!

蛋人美:

好,好的,我也想玩一ha!

笙歌慢:

非常好奇!

真的没人来告诉我从我写的文里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有人玩吗!

没人……没人我过会删!

负能量

硬生生两点多才睡着,失眠。
然后睡了一个小时,做了两场噩梦。
我不想睡觉了。
那种绝望。
为什么做了那么现实的梦。
好可怕。

【文野乙女】社长x你|雨

ooc ooc ooc
很久没更,复健一下,生病梗
崩坏... ...emmmm
@鱼子酱 很久以前的点文...我欠了超久x
ok?




























你缩在被中,即使在半梦半醒间,也能听见敲打着窗沿的细密的雨声。
还有被风拂过时,风铃的声音。
恍恍惚惚的听见拉门推开又合上的声响,然后是脚步声。似乎是为了照顾房内的人,脚步声显得平静而沉稳。
你迷糊着翻了个身,面向门。
「回来了吗... ....」
房门被拉开,出现的正是你所想的人。
银发的男人在外间就已将沾满湿气的羽织脱下。他在你的床边坐下,将手中提着的食盒放在床头。
你知道是该进食了,慢吞吞地想要撑起身子。但高烧中的身体丝毫没有气力。福泽谕吉扶住你差点滑落的身体,将你扶了起来。
他为你裹好被子,拢了拢你的发丝。有着长年累月握刀的厚茧的手擦过你的脸颊,有点痒。
做完这一切,福泽谕吉将食盒打开。你撑起沉重的眼皮,望了一眼,是一份白米粥。
不过厨师很贴心的细细的切了一些青菜香菇一同熬制。
福泽谕吉用勺子轻轻搅了搅,舀起一勺,轻轻用唇碰了碰,确认温度适合入口后才喂给你。
粥入口温润,白米早已煮软糜烂,伴随着淡淡的蔬菜菌类的鲜味,很适合生病的人的一顿午饭。
室内一人喂一人吃,不觉安静了下来,耳边是雨滴击打枝叶枝干的声音。
一碗粥很快见底,福泽谕吉抽出纸巾,一点点擦去你唇边的残渣。将手上东西清理至一边,他抚上你的额头。
你半眯着眼,身体微微前倾,抬了抬眼看见男人皱了一下眉。
福泽谕吉抿了抿唇,收回手,你顺势向前倒进了他的怀里,枕在他脖颈间。
明显的愣了一下,他向上提了提有些滑落的被子。
“别闹。”
你没有回答,而是用脸颊蹭了蹭他的颈侧。
他似是无奈,微微叹了一口气,用手一下一下的抚过你的长发。
窗棂响起沉闷的,被轻轻拍打的声音,然后传进了被阻碍而显得有些模糊的猫叫声。
那是一只黑猫
你们养的猫。
它正在窗台上来回踱步。
你直起身,伸手打开窗子,然后看见那只有些淋湿了的猫昂着头步入室内,然后轻轻扣上了窗。看着它想要跳下窗到床上,又被身侧的人抱起,挣扎着,在男人的衣衫上留下一道道水痕。
“... ...我去清理一下它”
“好——”
看着福泽谕吉离开,你又重新躺下,而且再次被清脆的雨声充斥。
不知多久,你几乎要再度入睡的时候,一个温暖的,毛茸茸的小家伙用爪子拍了拍你的脸。
迷迷糊糊的睁开一只眼,你看着这个不安分的小家伙在你周身不断绕圈,然后再次被福泽谕吉捞起放在床头,然后终于给自己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肯定定的趴在你身旁。
他再次在你的床边坐下。
“睡吧”他说。然后伸手为你拉好因一番动作而褶皱的被褥。
闭上眼,听见身旁的猫小声撒娇般的叫了几声,然后室内重归寂静。
在即将远去的意识里,最后留下的是身旁他的气息
还有走廊传来的一声声风铃。
——————————————————
比较好奇还有人记得我吗(´°Δ°`)
准备准备看看要不要写点其他的坑——
求红心蓝手求评论w

【文野乙女】宰你|非典型童话|序

并不怎么正规的魔法rpg世界
大量私设
你将会看到:与原著性格略有出入的角色,乱七八糟的角色关系,大量私设,奇奇怪怪的各种魔法揉杂,四处借鉴的设定。
如有不适请立即右上角。
接受讨论不接受撕逼
给我家超可爱的一十十 @门一十 的贺文!!!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了连载....
ok?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足而美丽的国家....
啊不好意思开场白错了x

黄莺在彩绘玻璃外的新绿枝桠上来回跳跃,用美妙的歌喉宣扬着它的活力,它的生机与喜悦
春日,浅淡的暖阳透过玻璃,地上是一片明媚的,混杂着彩色的光影
你在这样美妙,平和,舒缓,柔和的春日里醒来。
被侍女扶起的时候,从耳鬓处滑落了几缕银白而几近透明的发丝。
抬眸看向身旁的侍女时,意料之中的,是对方望进到自己双眼时微微的一吓与长久的沉默。
那是透过对方的黑色,仍然遮盖不住的血红色双眸。
如同战时流血的天空。
被称为血一般的,诅咒的颜色。
你恍然的任由侍女为你梳妆打扮,内心却空空落落不知所依,脑海里闪过无数光影,但是却什么也看不清。
这便是被百姓所不知的华美的宫中,恍若被遗忘的,无姓的公主。
微张着唇,向窗外看去
黄莺已经飞走,只留下了颤抖着的新绿枝头,在正好的日光中,落下了深绿的阴影。

青年微笑的,踏着如同身处舞会之中一般的步伐穿过集市拥挤的人群。
他的眼有意无意间打量过周边的摊贩,藏于高而尖的帽子与棕栗色发丝下的双耳将流言倾听。
他穿着流露出古朴悠远气息的黑色长袍,在那之上有着暗影流动;袖口,帽檐与衣角用金丝绣着不知名的诗篇;胸前领口处是透明的,莹润宝石光泽的六芒星。
他的脸颊与双手隐藏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晰。但在那长袍的阴影之下,流露出的是上扬的嘴角与脖颈处的层层叠叠的白色绷带。他的袖底仿佛藏了一片星空,飞舞间不断闪烁。
青年行走在喧闹之间,穿过集市。绘着未知花纹的长筒靴最终停在了许愿池旁。
他转身,看向了城镇另一头的华美宫殿。
有着白色墙体与圆顶的建筑
白鸽从他的身后飞向了天际,扑棱的翅膀鼓翼声中,一片片洁白的细羽一点点飘落。
他微笑着,呢喃出声——
“『公主』.....吗”
他伸出宽大袖袍中略显苍白的手,闪耀着剔透光芒的花瓣在胸口银链底端微微闪烁——
那是一朵被镀上了水晶的,永远不会凋谢的纸玫瑰。
他的眼神似久久的凝望着一方,但再看去,却又似望着一片模糊虚无的恍惚阳光。

“那么就拜托你了呢,芥川君。”
————————————
如同过去,现在,未来,这个世界,其他世界发生过无数次的剧情发展
恶龙将公主掳走,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脸色苍白,身着黑衣的瘦弱少年,用身后不断延伸而出的影,生生的切断了皇宫守卫士兵的身躯。
而自他鬓角出延伸而出的两只漆黑,尖锐的角,是他身份的证明。
用手掩住唇舌,皱着眉头轻咳几声,但少年手上却一刻不停的收割着人命,用鲜红涂染着大地。
绝对的力量,与清秀的外表,给人以巨大的反差。
恶龙,芥川龙之介。
只要生活在这里的人,没有人不知晓他的名字,仅仅是他的姓,也让寻常百姓恐惧害怕,不敢提起。
一道银光闪过,长发飞散的少女突然的从他背后出现,挥舞着银刀切断了来自背后的袭击。她用一只手固定着在高塔中被她击晕的公主殿下,然后向黑发少年点了点头。
“已经完成了,哥哥。”
少年微微点头,用黑影毫不留情的卷起少女手中的身影,下一秒,在倒下的无数尸骸中,便再无一人的影迹。
只留下了拐角处刚刚出现的,惊恐失色,慌张万分的侍女
她跌坐在地上,双腿酸软,许久才颤抖着勉强的站起来,提起裙摆摇晃着仓皇着逃开
她的声音顺着腥味蔓延的风中传来
“不好了!公主,公主殿下被恶龙带走了!”
——————————————
“干的漂亮呢,芥川君。”
“这次可真是帮了大忙了呢”
————————
从恍惚的睡梦与酸疼中醒来的时候,映入你眼帘的是一张素净而俊秀的面孔。
深栗色的头发应该是主人随意的修剪,却更使得他显得美丽。
面前的男人向你伸出了手,你注意到白色的绷带从手腕蔓延进衣袖,直至黑暗中影影绰绰的地方。
“啊,是位美丽的小姐呢”
“向您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太宰治,如您所见,是一位毫无名气的巫师”
青年光芒流转的眸子,在微眯的笑意中,罕见地滑过了一道温柔欣慰的流光。
“欢迎您来到我的『塔』”












这是一个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国家,有着两位美貌的公主。
小公主有着柔顺的金色长发,如海一般的碧蓝眼眸,但与之相反的是,大公主的发丝如同雪花,双眼是不祥的红色。
而有一天,如同无数次无数次上演的一般,恶龙入侵了皇宫,带走了大公主。
受国王的委托,白发的勇者踏上了旅途。
他的目的是打倒恶龙,将被囚禁的公主从恶龙手中解救。
但是,公主真的在恶龙的囚笼里吗……?


在舞台剧的幕后,有人轻轻勾起了嘴角,无声的笑了起来。
————————————————
嗨呀,下一次更新估计得等我放周末了XD
垃圾学校,不放假x
累死在作业中
过气写手诈尸.jpg
求红心求蓝手///////
再来一遍:欢迎抓虫及bug提出√
巫师方面有借鉴,主要会在下一次更新说...大概w

啊啊啊啊好开心我记几变的好可爱//////
抱住一十十亲亲亲】
大家都好可爱啊啊啊好多小姐姐///////
可惜最近没上线来迟了Q Q.....

门一十:

@桔梗°  @泠染韶华  @鱼子酱  @泠染韶华☆  @司杝也-我叫静静不叫太太哟 不多说什么 捂脸遁走

通告

不知道谁干的。。。。算是.....真是....绝了:)

鱼子酱:

代冷泠(也就是泠染韶华)发个通知……
她的号被封了,暂时不能解封。
所以暂创小号,指路 @泠染韶华☆
举报功能用得爽么,小姑娘。我有一句mmp我现在就要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