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梗°

日安,早上下午晚上或者什么时候都好。
谢谢你点进来看一看这里
这里桔梗,主文野乙女向
最近沉迷刀男人,不时可能掉落相关更新
cp@门一十
lo主比较蠢请多多包涵
欢迎勾搭。
听说我有后宫佳丽三千wwww
@鱼子酱 @泠染韶华 @司杝也

另,头像是一生梦想√

欢迎来找我玩....虽然我只是一个只会卖萌的镜花XD
还崩23333....
【你好意思说么】
还有就是原po你暴露地址了( ’ - ’ * )好蠢 @鱼子酱

桃青:

语c宣

【文野乙女】宰你|非典型童话|序

并不怎么正规的魔法rpg世界
大量私设
你将会看到:与原著性格略有出入的角色,乱七八糟的角色关系,大量私设,奇奇怪怪的各种魔法揉杂,四处借鉴的设定。
如有不适请立即右上角。
接受讨论不接受撕逼
给我家超可爱的一十十 @门一十 的贺文!!!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了连载....
ok?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足而美丽的国家....
啊不好意思开场白错了x

黄莺在彩绘玻璃外的新绿枝桠上来回跳跃,用美妙的歌喉宣扬着它的活力,它的生机与喜悦
春日,浅淡的暖阳透过玻璃,地上是一片明媚的,混杂着彩色的光影
你在这样美妙,平和,舒缓,柔和的春日里醒来。
被侍女扶起的时候,从耳鬓处滑落了几缕银白而几近透明的发丝。
抬眸看向身旁的侍女时,意料之中的,是对方望进到自己双眼时微微的一吓与长久的沉默。
那是透过对方的黑色,仍然遮盖不住的血红色双眸。
如同战时流血的天空。
被称为血一般的,诅咒的颜色。
你恍然的任由侍女为你梳妆打扮,内心却空空落落不知所依,脑海里闪过无数光影,但是却什么也看不清。
这便是被百姓所不知的华美的宫中,恍若被遗忘的,无姓的公主。
微张着唇,向窗外看去
黄莺已经飞走,只留下了颤抖着的新绿枝头,在正好的日光中,落下了深绿的阴影。

青年微笑的,踏着如同身处舞会之中一般的步伐穿过集市拥挤的人群。
他的眼有意无意间打量过周边的摊贩,藏于高而尖的帽子与棕栗色发丝下的双耳将流言倾听。
他穿着流露出古朴悠远气息的黑色长袍,在那之上有着暗影流动;袖口,帽檐与衣角用金丝绣着不知名的诗篇;胸前领口处是透明的,莹润宝石光泽的六芒星。
他的脸颊与双手隐藏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晰。但在那长袍的阴影之下,流露出的是上扬的嘴角与脖颈处的层层叠叠的白色绷带。他的袖底仿佛藏了一片星空,飞舞间不断闪烁。
青年行走在喧闹之间,穿过集市。绘着未知花纹的长筒靴最终停在了许愿池旁。
他转身,看向了城镇另一头的华美宫殿。
有着白色墙体与圆顶的建筑
白鸽从他的身后飞向了天际,扑棱的翅膀鼓翼声中,一片片洁白的细羽一点点飘落。
他微笑着,呢喃出声——
“『公主』.....吗”
他伸出宽大袖袍中略显苍白的手,闪耀着剔透光芒的花瓣在胸口银链底端微微闪烁——
那是一朵被镀上了水晶的,永远不会凋谢的纸玫瑰。
他的眼神似久久的凝望着一方,但再看去,却又似望着一片模糊虚无的恍惚阳光。

“那么就拜托你了呢,芥川君。”
————————————
如同过去,现在,未来,这个世界,其他世界发生过无数次的剧情发展
恶龙将公主掳走,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脸色苍白,身着黑衣的瘦弱少年,用身后不断延伸而出的影,生生的切断了皇宫守卫士兵的身躯。
而自他鬓角出延伸而出的两只漆黑,尖锐的角,是他身份的证明。
用手掩住唇舌,皱着眉头轻咳几声,但少年手上却一刻不停的收割着人命,用鲜红涂染着大地。
绝对的力量,与清秀的外表,给人以巨大的反差。
恶龙,芥川龙之介。
只要生活在这里的人,没有人不知晓他的名字,仅仅是他的姓,也让寻常百姓恐惧害怕,不敢提起。
一道银光闪过,长发飞散的少女突然的从他背后出现,挥舞着银刀切断了来自背后的袭击。她用一只手固定着在高塔中被她击晕的公主殿下,然后向黑发少年点了点头。
“已经完成了,哥哥。”
少年微微点头,用黑影毫不留情的卷起少女手中的身影,下一秒,在倒下的无数尸骸中,便再无一人的影迹。
只留下了拐角处刚刚出现的,惊恐失色,慌张万分的侍女
她跌坐在地上,双腿酸软,许久才颤抖着勉强的站起来,提起裙摆摇晃着仓皇着逃开
她的声音顺着腥味蔓延的风中传来
“不好了!公主,公主殿下被恶龙带走了!”
——————————————
“干的漂亮呢,芥川君。”
“这次可真是帮了大忙了呢”
————————
从恍惚的睡梦与酸疼中醒来的时候,映入你眼帘的是一张素净而俊秀的面孔。
深栗色的头发应该是主人随意的修剪,却更使得他显得美丽。
面前的男人向你伸出了手,你注意到白色的绷带从手腕蔓延进衣袖,直至黑暗中影影绰绰的地方。
“啊,是位美丽的小姐呢”
“向您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太宰治,如您所见,是一位毫无名气的巫师”
青年光芒流转的眸子,在微眯的笑意中,罕见地滑过了一道温柔欣慰的流光。
“欢迎您来到我的『塔』”












这是一个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国家,有着两位美貌的公主。
小公主有着柔顺的金色长发,如海一般的碧蓝眼眸,但与之相反的是,大公主的发丝如同雪花,双眼是不祥的红色。
而有一天,如同无数次无数次上演的一般,恶龙入侵了皇宫,带走了大公主。
受国王的委托,白发的勇者踏上了旅途。
他的目的是打倒恶龙,将被囚禁的公主从恶龙手中解救。
但是,公主真的在恶龙的囚笼里吗……?


在舞台剧的幕后,有人轻轻勾起了嘴角,无声的笑了起来。
————————————————
嗨呀,下一次更新估计得等我放周末了XD
垃圾学校,不放假x
累死在作业中
过气写手诈尸.jpg
求红心求蓝手///////
再来一遍:欢迎抓虫及bug提出√
巫师方面有借鉴,主要会在下一次更新说...大概w

啊啊啊啊好开心我记几变的好可爱//////
抱住一十十亲亲亲】
大家都好可爱啊啊啊好多小姐姐///////
可惜最近没上线来迟了Q Q.....

门一十:

@桔梗°  @泠染韶华  @鱼子酱  @泠染韶华☆  @司杝也-我叫静静不叫太太哟 不多说什么 捂脸遁走

通告

不知道谁干的。。。。算是.....真是....绝了:)

鱼子酱:

代冷泠(也就是泠染韶华)发个通知……
她的号被封了,暂时不能解封。
所以暂创小号,指路 @泠染韶华☆
举报功能用得爽么,小姑娘。我有一句mmp我现在就要讲。

【终宣+预售信息】《处对象》

一十浣花:

鱼子酱



宗川:



宣图w













先解释一下为毛说好的二十号预售突然提前了(如果有人介意这个问题的话!)




原(一不小心)定下的十四号上架的链接在我都已经遗忘的状态下上架了!




然后有姑娘私信我说在TB搜到了问我能不能拍




当时我的内心是




??????




然后为了防止也许大概会有二十号来拍本子的菇凉这里啰嗦的来一发终宣




这些天刷屏了!三百六十度回旋土下座!有人买本子真是太感谢辣!!!




尤其尤其尤其要感谢我们辛勤的画手大大阿三 @蚀三三三三 !!!!还有我们美丽的美工大大!!!!突然提档次!突然就意识到自己在做本子!突然感觉有人会买本子了!论画手与美工的重要性!!!




还有我们校对小姐姐 @Zoe_夜羯 人无敌可爱无敌和蔼啊大半夜的给我们看稿子真是天使啊!!!




写文的大佬们不一一表扬了




大家一块儿出本子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wwww












然后下面是正事儿啦




→预售链接戳这里←




价格是25rmb+邮费10rmb




不议价不包邮w




没有客服w有问题lof私信




特典是阿三画得明信片w




一共十款每本随意塞一张w(我跟你们说这套表情包无敌可爱!!!





发货时间是二月底w




最后手动比心然后不要脸的等你们的repo!!!



【文野乙女】社长x你|花吐症

ooc极大
略烂尾,慎入。
回忆杀实在插不进去铺垫全废了我觉得药丸,所以你会看见一堆没卵用的伏笔【大概】
过气写手【die】
部分补充说明在文末
ok?




















福泽谕吉一人独自坐在茶室里。
早已冷彻的浓绿的茶放在他的面前,与一张洁白的信纸一起。
再一次用手指一点点抚摸过娟秀的字迹,留下了一道道痕迹,足以看出阅信人的内心挣扎。
[...她要回来了...么]
男人稍微垂下眼,眼神望进了一片碧色的冷茶中。
[...]
轻轻将信纸捻起收好,胸口随着吸入冰冷的空气而隐隐作痛。
端起茶杯,福泽谕吉用指腹轻轻拂过有着细碎温婉花纹的杯壁。茶梗静静的树立在水面中央。
用手捻起信纸,胸腔里一点点鼓胀起来。喉间突兀的蔓延出一阵阵不适感,是难以抑制,不吐不快的痒意。福泽谕吉不禁俯下身,低声咳嗽了起来。
手中还未放下的茶杯因不住的摇晃而溅落出了液滴,凌乱的散落在木纹花样的地板上,略显急促的咳嗽声在茶室里回荡。
略微脆弱柔软的物件顺着指缝间滑下,尽管心下了然,但福泽谕吉却仍旧睁大了眼。
淡紫色的花瓣凋零在地板之上,透出了生命枯萎散去的残色。
花吐症。

“社长。”
一向眯着眼的娃娃脸少年难得的睁开那双锐利的眼瞳,眉头微微皱起。
“....是因为她么。”
虽是疑问的句式,却是肯定的语调。
“啊,是啊。”

今天早上,侦探社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正坐在侦探社的沙发上,你微微的眯起了眼,将忙碌的社员的身影尽收眼底。
「这么久没有见过面了,原来他已经在这里扎根了么。」
胸口漫上了一抹涩意,宛如一根荆棘,旁若无人的生根在心底。
估摸着那人也应该收到社员的通报了,听见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你轻轻的起身,和服下的指尖碰触到了腰间刀鞘的冰凉。
“——好久不见,谕吉。”
随着门扉被推开,男人厚沉的声音从那里面传来
“....好久不见。”
和服的袖尖轻轻掩住你的唇角,也遮盖住了不知是欣喜亦或是微嘲的笑意。
细细打量着福泽谕吉,尽管不想承认,心底里是难以遮掩的欢欣。
「果然,这么多年还是一直没变呢,谕吉。」
维持着笑容的同时,右手腕上那道横贯小臂的伤痕,又开始隐隐作痛。
静默的气息自两人中间扩散开来。
明明有着深深的思念,却无法开口,不知从何提起,也不知如何面对。
曾经颇为亲近的两人,现在却相对无言。
打破这一片僵持着的寂静的是一阵咳嗽声。
福泽谕吉用苍劲的手腕捂住了唇,但却没能阻挡凋零之花的绽放
你不可置信的张大了眼
“喂....谕吉...”
侦探社里,此时只能听见那一声又一声止不住的咳嗽。

今日你暂且留宿于侦探社。
夜间。
【笃笃笃。】
你抬手敲了敲眼前厚实的木质的员工宿舍门
【门没关,大姐。】
稍稍压下心绪,你压下门把,推门而入。眯眯眼的少年脸侦探正一个一个往嘴里丢着巧克力。脸上架着谕吉送他的那副黑色眼镜。
在江户川乱步的面前停下。
“你应该知道的吧,让谕吉他,患上那种病的那个人”
对方仍旧是不急不缓的吃着巧克力,仿佛对你所问早有预料。
毕竟是侦探社的中心,被誉为名侦探的人。
将眼前的巧克力一颗颗吃完后,江户川乱步睁开凌厉的双眸,开口道
“这种事情,您不是应该知道的最清楚么”
“毕竟您与社长相处的时间,比我们任何人都要长”
“不是么”
无法辩驳。诚如他所言,你确实本应是最了解福泽谕吉的人。
“只不过是知晓以前的他罢了。”
心下了然,从这里怕是得不到结果,你转身,向门口走去。
推开门的时候,身后的少年突然出声
“这几年您不也没有嫁人么”
身形一顿,下意识的你抚上了右臂的那条疤痕,自嘲的叹息一声,出门而去。
“...只不过是,不习惯罢了。”
“....说谎。”

站在福泽谕吉的办公室的门口,你倚靠着木门望着窗边的那一人。
肩披羽织的身影,自很久以前便是如此。
眼角余光瞥见了落于地面的紫。你皱了皱眉。
仅仅是想到他爱上了某个谁,心里便是被撕裂一般的,冰冷的痛苦。
「但是不得不去问出来啊」
微勾唇角摇了摇头,希望能把多余的思虑排出去。
走到窗边,你开口道
【....谕吉。】
虽说本早已想好怎么开口,但真正面对眼前熟悉的人时,内心满满的,全是想要拥抱他的冲动。
顺着他最初的视线,从窗里望出去,能看见街上行人来来往往的样子
还是得说呀
“呐,谕吉”
不去问的话,不说的话,看着他这么因为病症而消瘦死去。
有如酷刑。
“你喜欢的那孩子...是谁?”
尽管内心越发紧涩,但在问出那句话的时候,意外的松了一口气。
但当你望向他的时候,入目是他略显复杂的神情。
男人很快的转移了目光,眼神显得复杂而缱绻。但话语却是令你猛地一颤
“....你不必担忧。”
全身自上而下,透露出的是「拒绝」
瞳孔微微放大,从脚尖到发丝的冰冷,遍布了全身。
“喂谕吉——!”
“咳咳咳!”
打断了你的话语的是,再一次目睹的从眼前之人身体中生长而出的花瓣。凋零的姿态一点点一片片的提醒着你
他会死。
他会死,因为花吐症,因为某个你完全不知道的「她」
身体先于头脑的指令做出了举动,伸出了想要抓住某物的双手,狠狠的抓住了他的羽织然后下拉——
男人因你猝不及防的力量而弯下腰来。
紧紧的,用力的攥紧了手中的衣角。力气大到手腕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望入了男人的眼中,也看见了他的不可置信与难得一见的慌张。
“——福泽谕吉,你想就这么死掉吗?”
从喉间发出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嘶哑,自己都难以辨别是你的音色。
只此一句,然后便再也没有办法出声。
心脏即使仍在跳动,你也完全无法感受,从神经末梢传递而来的是满满的绝望与浸满寒冷的深刻疼痛。
从年少与他同行,你的眼中便再也没有入过他人,深切的爱意早已深埋在心脏之中。所以,在为他挡下那一刀而再无法挥斩之时,你选择了悄然离开。
但如今,那个人,却即将因为喜欢上了,爱上了某人,要离开这个世界
「别开玩笑了」
眼前模糊起来,伴随着脸上的冰冷触觉,恍然间你才发现,自己哭的有多绝望。
即便如此也睁大了眼,希望着能看见那个人的动摇。
“你有想过侦探社怎么办么”
指尖冰冷的忍不住发抖
“你有没有想过乱步呢!?”
全身漫上来的绝望一点点沉寂下来,然后一点点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抽噎的低下头去
“....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办啊....”
“... ...我爱你啊....谕吉...”
一时间,宽敞的和室内只能听见你低低的抽泣声。
不知道是一瞬,亦或是很久,眼前正被你紧紧拽着的男人抬起手,轻轻的,温柔的,放在了你的发顶,来回轻抚。
你有些惊诧的,瞪大了双眼。
福泽谕吉那因常年习武而带有薄茧的手,轻轻为你擦去了眼泪
突如其来的触感令你一愣,而更让你意想不到的,是耳边他的话语。
“——”
「...诶?」
骗人的吧。
但伴随着深深的不可置信中,却又渐渐蔓延开来一小片的自我急切想要否定的喜悦。
对上眼前人的眼,甚至忘记了收回眼中溢出的情感,然后落入了他撤去所有掩饰的目光中。
宛如两人同样喜爱的浓茶般,甘甜温柔却苦涩的目光。
将所有思绪一回清扫而去的,是他轻柔的覆上你的,略显灼热的唇。
唇齿交融间,从中滑落而下的是最后一枚花骨朵。
紫色五角星样的桔梗花一点点在地板上绽放开来。
————————————————————
社长的告白我真的没办法写了【跪】查了好几天俳句或者诗句.....没适合的...谁要是有适合放这的求提供Q Q
@七分之三个意子 的点文_(:з」∠)_
补充说明一下大概意思就是“你”跟社长差不多青梅竹马的样子,手上的疤痕是以前为他挡刀留下的导致你没办法再挥剑,自我感觉是累赘的你自己离开了并且很少再跟社长联系...大概这么个情况
我尽力了,求不打Q Q
ps.最近三次很忙,略淡圈了
pps.点文慢慢还ing,还有给小伙伴的文案【die】

还有十分钟迎来第十五个生日w
但是我已经被我妈摁在了床上
啊是不是得睡了
补作业补到痴迷
还有就是虽然话题时间不太对但是
49的乱步!!!!好!!!!可!!!!爱!!!!!!!!!!!!!!!!!!!!
乱步有辣么可爱!!!【比划】

【临也x你】夕阳与火烧云与夏季与你

鬼标题系列
ooc ooc ooc
临也x你的乙女向文!
@司杝也-我叫静静不叫太太哟 点文接好啦
神奇的背书包梗,其实已经歪了啊x
双结局注意
ok?












“....同学?”
“喂喂..同学你醒醒啦!”
“同学,已经放学了哦?”
你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金红色的阳光铺撒在檀木色的桌上,旁边随意摆放的书籍七零八落的散落在一旁。
『...睡着了啊』
打了个哈欠,你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随手抽出几本书,伸了个懒腰,向叫醒你的同学道过谢后,提着书包向图书馆门口走去。
窗外的晚霞红的正好,翻滚着点亮了地平线,宛如那人眼中蓬勃的红,却又更盛几分。
【夕焼け...】
接过管理员已经办好借阅手续的书,随手塞进包里,走出玻璃门的瞬间,夕阳的光芒亮的你不禁眯起了眼,模糊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
『阿勒?那家伙是....』
馆前有着全校最茂盛最年老的那一棵樱花树,如今,正盛开到荼蘼时分。而树底下那个熟悉的毛毛领黑色大衣的身影,不由得让你愣了一愣。
黑色的短发,猩红的满载着愚弄的恶意的双眸和少年般的面孔,那是你的恋人,新宿最恶的情报贩子,折原临也。
现下,那个人侧身仰立在稀稀疏疏繁纷飘落的樱花雨中。夕阳的颜色为他抹上了金边,将他血红色的双眼映照的熠熠生辉。
然后临也回转身来,嘴角是你所熟悉的,充斥着恶意的笑容。
【呀~xx酱你终于出来了呢☆】
有风缓缓地吹过。
你不禁在心中吐槽了起来
「啧....面对青梅兼女朋友也不能好好说话么」
微微的垂下眼,你看向了落着樱花的台阶,然后他的足尖出现在你的视野。
忍不住抬起头看去,却差点与微微弯下腰的他撞上
——!
近距离的望入了那双血红的双眸,突然觉得,即使是晚霞也不及这双眼中令你着迷的色彩。
【呀啦~不想回去么?明明已经放假了的说哟?甘乐我呀可是超期待xx酱你也登上池袋的舞台哟?】
....恶寒,绝对的一阵恶寒。
虽然说早知道自家男朋友是个中二未满,但是果然.....
你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牵上他的手向校门走去。顺手将包强行塞给了他。
【.....走了。】
看在他还来接自己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的只让他提个包好了。
......反正...晚上大概也会立马还回来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顺着街道向车站进发。
抬起头看向天空,远处的火烧云燃的正好,但却分明的有一种不真实的违和感。
你眯了眯眼,并没有去在意细枝末节,然后将虚幻感抛在身后。
一步步的跟在折原临也的身后,眼前比你高出一个头的他尽管被你塞了一书包的书,也依旧一蹦一跳,看起来十分欢快。
脚下的步子一点点慢了下来。
马上要到车站了,有列车的鸣笛声远远的传来,夕阳烧的更红,在你眼中糊成了一片。
突然的,有温润的液体从脸颊流下来。
模糊的视线中,看见那个人停下脚步回转身的光景——
【...xx?】
还有他走近拉住你低身时的那双映满晚霞的眼,已经略浅的樱色的唇和略带些疯狂,上扬的嘴角
心里大喊着想要说些什么,张开了口,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不要,我不要这样——」


【HE】


睁开眼,阳光不满而又调皮的从窗帘的缝隙里挤了进来,照亮了房间。
迷糊的时候,耳边萦绕着淡淡的蝉鸣
「啊嘞....」你有些困惑的眨了眨眼,似乎,眼前展现的不应该是这个光景。
「我明明应该是....诶?」
明明应该怎么样来着?
已经...记不清了。
想要起身的时候,被身后的某人又重新捞了回来
【?!】
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虽然有点被吓到,但却是令人安心的气息。
回过头去,望入了那双火烧云一般的眼内。














【BE/TE】


睁开眼,阳光不满而又调皮的从窗帘的缝隙里挤了进来,照亮了房间墙壁上的一张张海报,是那一抹抹红。
全都是那个人的身影。
你环顾四周,
没有夕阳,没有晚霞,没有铁道,没有书包,没有樱花....
理所应当的,没有那个人。
这只是一个日常中,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夏日清晨,但从胸口蔓延开的空虚与悲伤,伴随着窗外的蝉鸣声,将你一点点吞食。
你眨了眨眼,下意识的,顺着脖颈,将从未解下的定制的那一行字母紧握进手中。
【Izaya....】
是了,你只不过是隔着屏幕疯狂热爱着他的信徒之一。
最多,也只能用指尖触碰冰冷的屏幕,去描摹他的样子,用眼神,去缱绻他的身影。
低下头去,唇瓣轻轻颤抖着,扬起了一个笑容——
【早上好,我的神明大人。】
有几点水痕,慢慢的在身前的棉被上,晕开了一圈一圈的深色痕迹。

【文野乙女】元旦快乐

元旦贺文,内含社长/中也/织田作
明天不忙的话说不定会再更
oocoocooc
最近三次马上期末比较忙....见谅








ok?

【社长】
每逢元旦或者春节,你总会在跨年那一天守岁至第二天凌晨。今天当然也是如此。
当然,最初你是这么打算的。
“咳....咳咳。”整个人蜷缩在厚实的棉被中,你面色潮红的不停咳嗽着。
明明新年将至,却因为不注意而感冒发烧什么的,好丢脸啊....
福泽谕吉刚刚解决完侦探社的事物,从外归来。看到你这幅模样,不禁皱了皱眉头。
【.....还不睡么?】他为你递上一杯温水,将你扶起。高烧带来的强烈不适感和晕眩感,让你只能依靠在他身上,迷迷糊糊的回应他的话。
【不要啦谕吉.....我要守岁嘛.....】仗着头脑并不清醒,你说话间已经带上了撒娇的口吻。也并不管守岁的说法是否适用于元旦,像个小孩子一般的向他撒娇。
福泽谕吉正扶着你的手顿了顿,良久,他轻轻将手从后插入了你的发丝间。
【乖,睡吧。】
恍惚之时你似乎看见了他柔和下来的无奈的眼,但那一声妥协
【我替你守着。】
心里不知为何卸下了一块。仿佛得到了什么重要的承诺,你不自觉的笑了起来,然后深深的沉入光怪陆离的梦乡。
【谕吉....】
于是你也错过了——
沉默无口的中年武士在庆祝新年的烟花响起时,在你额前轻轻印下的吻
他将你小心的揽入怀中,为两人盖好被子,又摸了摸你的额头。烧已经退去了不少
【新年快乐。】
————————————————
【中也】
港黑很忙,你向来是知道的。
但是像今天这么忙还是第一次见到
连元旦前一天跨年的时候,也不肯放中也回家,说实话,你的内心里对森欧外还是有几分意见的。
收到他可能晚上不能及时回来的短信时,你便放弃了让饭菜温热。而是选择等他终于能够踏上回家的路时,在放进微波炉里。
电视开着,综艺节目的欢笑声吵闹的在寂静的房间里回响。
你随意的换着台,心里却想的是中也,这样的,那样的不同的中也。
【明明说好了晚上会回来陪我的....】
心里还是有一些委屈。实在有些困倦无聊的撑不住的你侧靠着沙发,浅眠起来。

而另一边,中也也正因此事着急。
【啊那家伙...还不知道能不能一个人照顾好自己】对着自己身后突然的敌袭一个过肩摔狠狠的将其摔在地上,看了一眼表,又想起你们的约定和那件事,那双本应平稳的海蓝色双眸也多了一丝急躁。
【....给我速战速决】没有一丝犹豫的,想到了在家里等待着的你,他下达了这样的命令。

中也打开家门的时候,已经是23:57的光景了。
你因为定好的闹铃而刚刚醒来,抬起眼随意的瞥过门口时却看见了中也。
他显然是才赶回来的,还有些喘气。
但是他回来了,在明年之前。
摇了摇头,你让自己清醒一些,也是让自己压一压心中的喜悦。
尽管回来之前应该有清理过,但是衣物并没有来得及换。隔着老远便能闻到他身上的血腥气息。
【你先去换件衣服吧中也。】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钟,11时59分,差了十秒就是明年
但是他却没有按你说的做。
被从身后抱住,你感觉似乎手里被珍重的放上了什么。
回过头低下眼看见的是一枚钻戒。戒指闪耀着简单的光芒,并不是什么复杂绮丽的设计。
正当你愣神时,节日烟火从你们背后的窗上映照下来。
【我改变主意了。】
你看见中也眼里满溢着认真。
【我想要的不是一年,是你以后的永远。】
【Can you marry me?】
——————————————————
【织田作】
结局反转注意!!!也请不要纠结设定什么的....临时用一下
元旦就不砸刀片了吧_(:з」∠)_

对于你来说,眼睛看不见之后,生活变得麻烦了许多。
无法分辨出哪里是路哪里是障碍物,也没办法在烹饪时立马分辨出糖与盐。
不得不说,失去之后才知道光明有多重要。所幸的是,他一直都是在那之后牵着你的那个人。
你没有后悔过。
即使失去了双眼为你增添了无数麻烦,但你依然觉得这并不算太大的代价。

两年前,织田作与mimic首领纪德的最终战,你是跟在太宰的身后去的。
满地的红刺的你浑身凝固。
这时你才发现,平日里再怎么遮掩,都没办法欺骗自己不去喜欢织田作这个人。

于是你舍弃掉了异能力,再加上一双眼睛,才勉强将织田作换了回来。
再用最后渐渐模糊的视线看见他的恢复时,你从没如此的心满意足过。

而现在,为了保护你,走到哪里他都会紧紧的拉住你的手,十指相扣。
是夜,两人一起依偎在暖炉旁,你听着他给你讲一些曾经的经历。
鼻翼里满满的都是他的气息,让你忍不住想要更接近一些。
【呐,织田作】
男人停下了讲述的声音,随意的揉了揉你的头发。
【怎么了?】
你凭着感觉,一点点搂住了他的脖颈,稍微努力的吻了上去
【新年快乐织田作。】
【明年也还会在一起吧】
听见了他略有笑意的应答,然后被轻柔的回吻,一点点加深
【嗯,是啊。】
————————————————
因为很困了,一个小时写着写着差点睡着
有bug错字什么的欢迎指出
谢谢包容/////

ps.感谢看到这里,新年快乐
晚安。

【文野乙女向】小姐喝醉的时候

ooc很大!!!真的!!!我尽力了!!!!∑(°Д°ノ)ノ
然后内含太宰/敦敦/织田w
....真的ooc很大
【顶锅盖跑】点文还在卡..嗯
————————————————————
【太宰】
嗯?小姐喝醉的样子?
啊...当然是十分诱人啦w
整个人看起来晕晕乎乎的脸上还飘着红的样子真是可爱的不行呢~特别是被我做到哭出来的时候呢w
                              ——《当然第二天整个人炸毛的样子也十分可爱呢w》

【敦】
诶诶诶?小姐她喝醉的时候?
啊....总感觉女孩子喝酒不太好呢..
而且会抱住我非要我给她变耳朵玩...真的是十分不·好·意·思啊///
                             ——《但是小姐还是好可爱///》

【织田】
小姐喝醉的时候?
...让我很担心啊,明明喝不了多少酒却还要喝,可以试着更多的依靠我的。
不过在喝的晕晕乎乎的时候才会乖一点。
                             ——《像猫一样整个人会窝进怀里,抱着很舒服》
————————————
顺便宣一个群, @鱼子酱  @司杝也-我叫静静不叫太太哟  @泠染韶华 我们建的一个...嗯聊天的群?
欢迎来玩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