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梗°

日安,早上下午晚上或者什么时候都好。
谢谢你点进来看一看这里
这里桔梗,主文野乙女向
更新缓慢,禁止一切无授权转载
cp@门一十
lo主比较蠢请多多包涵
欢迎勾搭。
听说我有后宫佳丽三千wwww
@鱼子酱 @泠染韶华 @司杝也

【文野乙女】オレンジ

哒宰x你。
推荐配乐,まふまふ的オレンジ
深度中毒,听着听着开始写起了刀
然后小学生文笔,现在撤退还来得及
最近超迷まふまふ...
ok?








1.「曾在有你的世界里欢笑」
[曾将你所目见的未来厌弃]
[你的声音,温暖,态度,还有爱,一切都...]
“刺啦——”
“嘭——!”
2.头缠绷带的,满面泪痕的在医院里醒来,却无法再想起自己为何而悲泣。
苍白的指尖,在阳光下流露出悲戚的透明之色。
脑内空空如也,心中却悲伤满溢。
究竟丢失了..丢失了什么?
【这样的我..究竟是谁?】
3.那起车祸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留给自己的,仍只有只言片语的残响碎片。似乎是平安无事的出院后,回到了家中。始终想不起来的,是大脑里仍然存在的那一处莫大的空缺。
面露愧色的母亲,闭口不言的视线。
腕上的丑陋疤痕,伤痕累累的自己。
一切似乎都在以本身公理不停运作,只有心脏不是传来的一阵阵剧痛才会恍惚让你看见一些模糊不清的片段。
笑着的,身穿棕黄色风衣的,浑身绷带的男子。
总是在回到现实时泪水浸湿衣襟。
看不清他的面容。
想不起他的语调。
无法抑止的喘息。
双手颤抖着,连他的一丝分毫也抓不住。
3.架起的画架上,满是空白的画纸。
手捧调色盘,执着笔,却已经无法想起如何下笔。
翻开保存所有作品的画集,色彩鲜艳的画纸背后,透着曾经的自己。但是已经没有了,从去年今日到现在的所有画作。
想要合上画本,手却僵在了半空。
恍惚间看见了那样笑着的,满脸欣喜的自己。
笑着的,涂绘着的那张画布
看不清。
那是谁的面容?
4.走在海边的,红锈斑斑的废弃铁路上。听着脚下咯吱作响的金属摩擦音。
海浪的声音,这时也漫无止境的传入耳中
无意中漫步到此地,却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残缺的夕阳一点点下落,发散着最后的余热。将一点点云层镀上了残酷的,悲伤的,炽烈的红。
[与那天一样。]
一愣。
刚刚..想起的是什么?
海鸥寂寥的鸣叫着,在空旷又狭小的世界里显得无比辽阔。
迷惘着转过身,向来时的路口走去。
转身的瞬间,却看见完全一样的面容,拉着那人的手,从身边虚晃着走过。
『呐太宰先生..』
『嗯?怎么了小姐?』
『....不,没什么..』
『...只是感觉好幸福啊』
『那么,我也会一直陪着小姐,让小姐一直幸福下去哟~』
『所以小姐,要嫁给我么?』
有什么在耳边响了起来。
【诶?】
恍惚间向后退去,却被轨道绊住脚跟,跌坐在地上。
眼角流下的泪水,是因为疼痛或是其他,早已无法分辨。
【刚刚那是...!】
向前伸出双手,茫然的想要抓住什么,却空无一物。
“哗啦啦——”树林里的鸟儿冲上了天空,鸣叫着,像远方的天空飞去,仿佛再也不会归来。带起的风儿将眼里的身影擦去。
满天的云霞在此间褪去。
“叮咚”有什么掉在地上的声音。
低头看去,
沾满血污的戒指。
5.「说着对方是无可替代的,是特别的」
「我们互许心意的那些日子也...」
「我们已经没有明天了。」
6.已经无法记起了那天的细节
只记得被填充的脑内的剧烈疼痛,与要将心房炸裂开的,将其撕毁的悲伤浪潮。
为什么会忘记掉呢,太宰先生。
7.与他相识在爬满藤蔓的教堂后。那天的晚霞灿烂着燃烧血红的天空。
他背着光,仿佛站在世界的终焉。
听见身后的响声,而转身想你看来。
似乎时光停止在那一刻。
风扬起了他的风衣,他的发丝,一点点寂寥的晃动着。漫天晚霞残酷的为他加上了金红的边框。
男子的眼,空洞,平静的倒映着世界与你。却仿佛一切事物都无法进入了他的眼帘。嘴角却又挂上了玩味的,毫无在意的笑容。
仅仅是看着,便让你的内心颤抖不已的绝望与悲伤,从那人的身上深深的爆发开来,席卷了你的全身。
「 你的謊言 任性 脆弱」
「还有仿佛要將這一切都统统冲走的晚霞」
「却像那天一样又让你变得」
「更加出色。」
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感情在心里生根发芽,野草般疯涨。
8.一起走过这锈红的铁道,
一起穿过阳光蔓延的海岛。
笑着,拥抱着,
哭着,争吵着。
明明已经走到了最幸福的结局,
你却布满着鲜红的消失在了我的世界。
如同晚霞一般的,炽烈却又短暂的你,划过了这份荒芜内心的天空。
「你过得还好吗」
「脸上还总带着笑吗」
「你已经,能够深深的爱上别人了吗」
骗子。
9.打开的铁匣,遍地散落的无数物件,与他的过去。
无法抑制的弯下腰,俯下身来。
悲伤在血脉中,骨髓中蔓延开来。
与他的合影
全部画着他的肖像
两人一起赢得的小礼品
写满幼稚的未来规划的信纸
如果将这些全部装检入匣,封锁起来的话
是不是可以试着欺骗自己从未与你相遇?
又想起了最后的那一天
遍地的鲜血与气息
笑着的你
哭泣着的我
沾满血污的戒指
冰凉的无气息的身体。
双手屈起,狠狠的捂住了脸,哪怕苍白的手指已经无力在承担任何重量
眼泪还是毫不留情的,从指尖渗了出来,晕染开一点又一点墨迹。
【为什么要让我...】
「明明你已经永不会来,却期望与你一同度过的未来」
【为什么要让我想起来啊..】
唯一的理性被用于让自己不至于大声嚎哭。
明明已经说好了,已经向我许下了那样的未来..
我所期待的未来
「这件事也只是一直,对,一直将它藏在心底吧」
【太宰先生...】身躯无力的颤抖着
「只有一件事,想要告诉被留下的你」
【...愛してるよ,太宰さん。】
「将这一切都上了锁。」
10.珍视之物从指尖溜走了。
然后再也无法将其寻回。
11.兜兜转转的,来到了这里。
面前是冰冷的嘲笑着自己的无力的石碑。
睁着因哭泣而红肿的双眼,却再也无法流下眼泪。
多么讽刺。
背靠着冰冷的石块坐下,抬头仰望着晚霞,流云依旧,仿佛——
仿佛要将一切全部冲去。
【我爱你哟】
【我爱你呀,先生。】
疲惫的低头,注视着身侧的生机勃勃的青草。
望见了手腕上一道一道的划痕
自杀好累啊,先生。
我答应你殉情好不好?
「若是再次轮回转世的话」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
「就让我立马去见你吧」
我已经无法再像对你那样的,笑出来了。
怀中是盛装所有回忆之物的匣子。忍不住将脸贴了上去
冰冷的触感冷静的宣告着残酷的现实。
「我深爱着你」
「直到今日,直到最后。」
将那枚戒指一点点从左手的无名指上取下。
「即便如此画下句号的仍旧是我吗?」
扯动嘴角,想要扬起与那时一样的笑容,却已经无能为力。
透过戒环望出去,看见的是
垂暮的夕阳之景。
沉默着,任由清风刮过皮肤,划出一道道无法愈合的血痕。
已经没有人会来安慰这样的自我。
做着噩梦也好
经历着无比的悲伤也好
你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只剩下我,必须一个人从这个氧化而残酷的现实里活下去。
将这一切全部塞进手中的潘多拉之盒吧
然后将它埋于你的脚下
用以后的未来来怀缅。
12.「曾在有你的世界里欢笑」
[曾将你所目见的未来厌弃]
[你的声音,温暖,态度,还有爱,对这一切]
最终还是眼泪划过嘴角
【さよなら。】
再见,太宰先生。
————————————————————
用了很多歌词,然后做了不少改动...
比如说我写的基本上全部是晚霞...
蜜汁喜欢晚霞...
文笔..求见谅【哭出声】

评论(41)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