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梗°

日安,早上下午晚上或者什么时候都好。
谢谢你点进来看一看这里
这里桔梗,
学业原因几乎停更,禁止一切无授权转载
感谢包容
cp@门一十
lo主比较蠢请多多包涵
欢迎勾搭。
听说我有后宫佳丽三千wwww
@鱼子酱 @泠染韶华 @司杝也

【文野乙女】社长x你|花吐症

ooc极大
略烂尾,慎入。
回忆杀实在插不进去铺垫全废了我觉得药丸,所以你会看见一堆没卵用的伏笔【大概】
过气写手【die】
部分补充说明在文末
ok?




















福泽谕吉一人独自坐在茶室里。
早已冷彻的浓绿的茶放在他的面前,与一张洁白的信纸一起。
再一次用手指一点点抚摸过娟秀的字迹,留下了一道道痕迹,足以看出阅信人的内心挣扎。
[...她要回来了...么]
男人稍微垂下眼,眼神望进了一片碧色的冷茶中。
[...]
轻轻将信纸捻起收好,胸口随着吸入冰冷的空气而隐隐作痛。
端起茶杯,福泽谕吉用指腹轻轻拂过有着细碎温婉花纹的杯壁。茶梗静静的树立在水面中央。
用手捻起信纸,胸腔里一点点鼓胀起来。喉间突兀的蔓延出一阵阵不适感,是难以抑制,不吐不快的痒意。福泽谕吉不禁俯下身,低声咳嗽了起来。
手中还未放下的茶杯因不住的摇晃而溅落出了液滴,凌乱的散落在木纹花样的地板上,略显急促的咳嗽声在茶室里回荡。
略微脆弱柔软的物件顺着指缝间滑下,尽管心下了然,但福泽谕吉却仍旧睁大了眼。
淡紫色的花瓣凋零在地板之上,透出了生命枯萎散去的残色。
花吐症。

“社长。”
一向眯着眼的娃娃脸少年难得的睁开那双锐利的眼瞳,眉头微微皱起。
“....是因为她么。”
虽是疑问的句式,却是肯定的语调。
“啊,是啊。”

今天早上,侦探社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正坐在侦探社的沙发上,你微微的眯起了眼,将忙碌的社员的身影尽收眼底。
「这么久没有见过面了,原来他已经在这里扎根了么。」
胸口漫上了一抹涩意,宛如一根荆棘,旁若无人的生根在心底。
估摸着那人也应该收到社员的通报了,听见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你轻轻的起身,和服下的指尖碰触到了腰间刀鞘的冰凉。
“——好久不见,谕吉。”
随着门扉被推开,男人厚沉的声音从那里面传来
“....好久不见。”
和服的袖尖轻轻掩住你的唇角,也遮盖住了不知是欣喜亦或是微嘲的笑意。
细细打量着福泽谕吉,尽管不想承认,心底里是难以遮掩的欢欣。
「果然,这么多年还是一直没变呢,谕吉。」
维持着笑容的同时,右手腕上那道横贯小臂的伤痕,又开始隐隐作痛。
静默的气息自两人中间扩散开来。
明明有着深深的思念,却无法开口,不知从何提起,也不知如何面对。
曾经颇为亲近的两人,现在却相对无言。
打破这一片僵持着的寂静的是一阵咳嗽声。
福泽谕吉用苍劲的手腕捂住了唇,但却没能阻挡凋零之花的绽放
你不可置信的张大了眼
“喂....谕吉...”
侦探社里,此时只能听见那一声又一声止不住的咳嗽。

今日你暂且留宿于侦探社。
夜间。
【笃笃笃。】
你抬手敲了敲眼前厚实的木质的员工宿舍门
【门没关,大姐。】
稍稍压下心绪,你压下门把,推门而入。眯眯眼的少年脸侦探正一个一个往嘴里丢着巧克力。脸上架着谕吉送他的那副黑色眼镜。
在江户川乱步的面前停下。
“你应该知道的吧,让谕吉他,患上那种病的那个人”
对方仍旧是不急不缓的吃着巧克力,仿佛对你所问早有预料。
毕竟是侦探社的中心,被誉为名侦探的人。
将眼前的巧克力一颗颗吃完后,江户川乱步睁开凌厉的双眸,开口道
“这种事情,您不是应该知道的最清楚么”
“毕竟您与社长相处的时间,比我们任何人都要长”
“不是么”
无法辩驳。诚如他所言,你确实本应是最了解福泽谕吉的人。
“只不过是知晓以前的他罢了。”
心下了然,从这里怕是得不到结果,你转身,向门口走去。
推开门的时候,身后的少年突然出声
“这几年您不也没有嫁人么”
身形一顿,下意识的你抚上了右臂的那条疤痕,自嘲的叹息一声,出门而去。
“...只不过是,不习惯罢了。”
“....说谎。”

站在福泽谕吉的办公室的门口,你倚靠着木门望着窗边的那一人。
肩披羽织的身影,自很久以前便是如此。
眼角余光瞥见了落于地面的紫。你皱了皱眉。
仅仅是想到他爱上了某个谁,心里便是被撕裂一般的,冰冷的痛苦。
「但是不得不去问出来啊」
微勾唇角摇了摇头,希望能把多余的思虑排出去。
走到窗边,你开口道
【....谕吉。】
虽说本早已想好怎么开口,但真正面对眼前熟悉的人时,内心满满的,全是想要拥抱他的冲动。
顺着他最初的视线,从窗里望出去,能看见街上行人来来往往的样子
还是得说呀
“呐,谕吉”
不去问的话,不说的话,看着他这么因为病症而消瘦死去。
有如酷刑。
“你喜欢的那孩子...是谁?”
尽管内心越发紧涩,但在问出那句话的时候,意外的松了一口气。
但当你望向他的时候,入目是他略显复杂的神情。
男人很快的转移了目光,眼神显得复杂而缱绻。但话语却是令你猛地一颤
“....你不必担忧。”
全身自上而下,透露出的是「拒绝」
瞳孔微微放大,从脚尖到发丝的冰冷,遍布了全身。
“喂谕吉——!”
“咳咳咳!”
打断了你的话语的是,再一次目睹的从眼前之人身体中生长而出的花瓣。凋零的姿态一点点一片片的提醒着你
他会死。
他会死,因为花吐症,因为某个你完全不知道的「她」
身体先于头脑的指令做出了举动,伸出了想要抓住某物的双手,狠狠的抓住了他的羽织然后下拉——
男人因你猝不及防的力量而弯下腰来。
紧紧的,用力的攥紧了手中的衣角。力气大到手腕已经开始隐隐作痛。
望入了男人的眼中,也看见了他的不可置信与难得一见的慌张。
“——福泽谕吉,你想就这么死掉吗?”
从喉间发出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嘶哑,自己都难以辨别是你的音色。
只此一句,然后便再也没有办法出声。
心脏即使仍在跳动,你也完全无法感受,从神经末梢传递而来的是满满的绝望与浸满寒冷的深刻疼痛。
从年少与他同行,你的眼中便再也没有入过他人,深切的爱意早已深埋在心脏之中。所以,在为他挡下那一刀而再无法挥斩之时,你选择了悄然离开。
但如今,那个人,却即将因为喜欢上了,爱上了某人,要离开这个世界
「别开玩笑了」
眼前模糊起来,伴随着脸上的冰冷触觉,恍然间你才发现,自己哭的有多绝望。
即便如此也睁大了眼,希望着能看见那个人的动摇。
“你有想过侦探社怎么办么”
指尖冰冷的忍不住发抖
“你有没有想过乱步呢!?”
全身漫上来的绝望一点点沉寂下来,然后一点点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抽噎的低下头去
“....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办啊....”
“... ...我爱你啊....谕吉...”
一时间,宽敞的和室内只能听见你低低的抽泣声。
不知道是一瞬,亦或是很久,眼前正被你紧紧拽着的男人抬起手,轻轻的,温柔的,放在了你的发顶,来回轻抚。
你有些惊诧的,瞪大了双眼。
福泽谕吉那因常年习武而带有薄茧的手,轻轻为你擦去了眼泪
突如其来的触感令你一愣,而更让你意想不到的,是耳边他的话语。
“——”
「...诶?」
骗人的吧。
但伴随着深深的不可置信中,却又渐渐蔓延开来一小片的自我急切想要否定的喜悦。
对上眼前人的眼,甚至忘记了收回眼中溢出的情感,然后落入了他撤去所有掩饰的目光中。
宛如两人同样喜爱的浓茶般,甘甜温柔却苦涩的目光。
将所有思绪一回清扫而去的,是他轻柔的覆上你的,略显灼热的唇。
唇齿交融间,从中滑落而下的是最后一枚花骨朵。
紫色五角星样的桔梗花一点点在地板上绽放开来。
————————————————————
社长的告白我真的没办法写了【跪】查了好几天俳句或者诗句.....没适合的...谁要是有适合放这的求提供Q Q
@七分之三个意子 的点文_(:з」∠)_
补充说明一下大概意思就是“你”跟社长差不多青梅竹马的样子,手上的疤痕是以前为他挡刀留下的导致你没办法再挥剑,自我感觉是累赘的你自己离开了并且很少再跟社长联系...大概这么个情况
我尽力了,求不打Q Q
ps.最近三次很忙,略淡圈了
pps.点文慢慢还ing,还有给小伙伴的文案【die】

评论(4)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