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梗°

请先点开这里观看食用说明
日安,早上下午晚上或者什么时候都好。
谢谢你点进来看一看这里
这里桔梗,高三修行中
年更写手,文风魔幻,常年咕咕,拖稿狂魔。
禁止一切无授权转载
之前的文风格外傻白甜黑历史,大部分已设置仅自己可见。
情商较低,感谢包容,欢迎勾搭。
cp@门一十
听说我有后宫佳丽三千
@鱼子酱 @泠染韶华 @司杝也
——————————
底特律
警探组羁绊向,马康,马赛
“Got it.”

FGO
全员都是小可爱
“欢迎回到迦勒底。”

黎明杀机
兔护/伟昆/骨科组
“别死。”

【文野乙女】神社

标题与正文关系不大,完全是想不到起什么名字的产物
一个脑洞,无比短小,如果有时间的话或许会写长。
私设颇多,礼仪什么的在了解一部分的基础上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织田作x她,ooc提醒,注意避行。


















从鸟居进入,在手水舍清洗过双手,走过参道,进入楼门,步行至拜殿前,身着狩衣的短发青年拉响了本坪铃,叮叮当当的声响在清晨寂静的森林里格外明显。
鞠躬两次,拍手两下,再鞠躬一次
在神社必须应有的礼仪。
完毕后,青年直起身来,虽然面无表情,但他平和的蜜色的双眼还是透露了主人的心绪。
“日安。”
少女从他的面前凭空显现出了身影,漂浮着抱住了他,像猫一样在青年的颈肩处磨蹭了几下,然后发出了没睡醒一般的声音
“...日安,织田作”
名为织田作的青年微微侧过了头,瞥了瞥这座神社所供奉的神明大人的侧脸——
像是处在豆蔻年华,会粘人的撒娇一般的女孩子,看上去如一般的人类女性,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更可爱一点。
他不由得在心中叹了口气,然后伸出手,将紧紧抱在自己身上的人托举起来再放下。
少女用手揉了揉一片朦胧的眼,撇着嘴有些不快的叹道
“啊啊——织田作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趣啊——”
相对应的,织田作脸色不变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是这样吗,抱歉。”
但他本与清晨飘荡的淡泊的雾一般清冷的眉眼,在此时柔和了许多。
看起来似乎是关系稍微有些奇怪的神官与神明,但那仅仅是看起来的样子。
青年的指间有着长期使用某物留下的厚茧
而建于深山之中,人迹寥寥之地的这座神社,被其所供奉的少女,托这岛国八百万神明的传说——
她是一位祸津神。
通俗点讲,就是带来灾祸,杀害与死亡的神明。
————————————————
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快忙死了。
后天就要演讲稿子都没写跑来写段子...我也是疯了。
今天给别人安利织田作,说着说着差点哭出来,哎
其实最开始是想写神明宰x巫女的...

【文野乙女】社长x你|雨

ooc ooc ooc
很久没更,复健一下,生病梗
崩坏... ...emmmm
@鱼子酱 很久以前的点文...我欠了超久x
ok?




























你缩在被中,即使在半梦半醒间,也能听见敲打着窗沿的细密的雨声。
还有被风拂过时,风铃的声音。
恍恍惚惚的听见拉门推开又合上的声响,然后是脚步声。似乎是为了照顾房内的人,脚步声显得平静而沉稳。
你迷糊着翻了个身,面向门。
「回来了吗... ....」
房门被拉开,出现的正是你所想的人。
银发的男人在外间就已将沾满湿气的羽织脱下。他在你的床边坐下,将手中提着的食盒放在床头。
你知道是该进食了,慢吞吞地想要撑起身子。但高烧中的身体丝毫没有气力。福泽谕吉扶住你差点滑落的身体,将你扶了起来。
他为你裹好被子,拢了拢你的发丝。有着长年累月握刀的厚茧的手擦过你的脸颊,有点痒。
做完这一切,福泽谕吉将食盒打开。你撑起沉重的眼皮,望了一眼,是一份白米粥。
不过厨师很贴心的细细的切了一些青菜香菇一同熬制。
福泽谕吉用勺子轻轻搅了搅,舀起一勺,轻轻用唇碰了碰,确认温度适合入口后才喂给你。
粥入口温润,白米早已煮软糜烂,伴随着淡淡的蔬菜菌类的鲜味,很适合生病的人的一顿午饭。
室内一人喂一人吃,不觉安静了下来,耳边是雨滴击打枝叶枝干的声音。
一碗粥很快见底,福泽谕吉抽出纸巾,一点点擦去你唇边的残渣。将手上东西清理至一边,他抚上你的额头。
你半眯着眼,身体微微前倾,抬了抬眼看见男人皱了一下眉。
福泽谕吉抿了抿唇,收回手,你顺势向前倒进了他的怀里,枕在他脖颈间。
明显的愣了一下,他向上提了提有些滑落的被子。
“别闹。”
你没有回答,而是用脸颊蹭了蹭他的颈侧。
他似是无奈,微微叹了一口气,用手一下一下的抚过你的长发。
窗棂响起沉闷的,被轻轻拍打的声音,然后传进了被阻碍而显得有些模糊的猫叫声。
那是一只黑猫
你们养的猫。
它正在窗台上来回踱步。
你直起身,伸手打开窗子,然后看见那只有些淋湿了的猫昂着头步入室内,然后轻轻扣上了窗。看着它想要跳下窗到床上,又被身侧的人抱起,挣扎着,在男人的衣衫上留下一道道水痕。
“... ...我去清理一下它”
“好——”
看着福泽谕吉离开,你又重新躺下,而且再次被清脆的雨声充斥。
不知多久,你几乎要再度入睡的时候,一个温暖的,毛茸茸的小家伙用爪子拍了拍你的脸。
迷迷糊糊的睁开一只眼,你看着这个不安分的小家伙在你周身不断绕圈,然后再次被福泽谕吉捞起放在床头,然后终于给自己找了个舒适的姿势,肯定定的趴在你身旁。
他再次在你的床边坐下。
“睡吧”他说。然后伸手为你拉好因一番动作而褶皱的被褥。
闭上眼,听见身旁的猫小声撒娇般的叫了几声,然后室内重归寂静。
在即将远去的意识里,最后留下的是身旁他的气息
还有走廊传来的一声声风铃。
——————————————————
比较好奇还有人记得我吗(´°Δ°`)
准备准备看看要不要写点其他的坑——
求红心蓝手求评论w

【文野乙女】宰你|非典型童话|序

并不怎么正规的魔法rpg世界
大量私设
你将会看到:与原著性格略有出入的角色,乱七八糟的角色关系,大量私设,奇奇怪怪的各种魔法揉杂,四处借鉴的设定。
如有不适请立即右上角。
接受讨论不接受撕逼
给我家超可爱的一十十 @门一十 的贺文!!!
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变成了连载....
ok?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足而美丽的国家....
啊不好意思开场白错了x

黄莺在彩绘玻璃外的新绿枝桠上来回跳跃,用美妙的歌喉宣扬着它的活力,它的生机与喜悦
春日,浅淡的暖阳透过玻璃,地上是一片明媚的,混杂着彩色的光影
你在这样美妙,平和,舒缓,柔和的春日里醒来。
被侍女扶起的时候,从耳鬓处滑落了几缕银白而几近透明的发丝。
抬眸看向身旁的侍女时,意料之中的,是对方望进到自己双眼时微微的一吓与长久的沉默。
那是透过对方的黑色,仍然遮盖不住的血红色双眸。
如同战时流血的天空。
被称为血一般的,诅咒的颜色。
你恍然的任由侍女为你梳妆打扮,内心却空空落落不知所依,脑海里闪过无数光影,但是却什么也看不清。
这便是被百姓所不知的华美的宫中,恍若被遗忘的,无姓的公主。
微张着唇,向窗外看去
黄莺已经飞走,只留下了颤抖着的新绿枝头,在正好的日光中,落下了深绿的阴影。

青年微笑的,踏着如同身处舞会之中一般的步伐穿过集市拥挤的人群。
他的眼有意无意间打量过周边的摊贩,藏于高而尖的帽子与棕栗色发丝下的双耳将流言倾听。
他穿着流露出古朴悠远气息的黑色长袍,在那之上有着暗影流动;袖口,帽檐与衣角用金丝绣着不知名的诗篇;胸前领口处是透明的,莹润宝石光泽的六芒星。
他的脸颊与双手隐藏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晰。但在那长袍的阴影之下,流露出的是上扬的嘴角与脖颈处的层层叠叠的白色绷带。他的袖底仿佛藏了一片星空,飞舞间不断闪烁。
青年行走在喧闹之间,穿过集市。绘着未知花纹的长筒靴最终停在了许愿池旁。
他转身,看向了城镇另一头的华美宫殿。
有着白色墙体与圆顶的建筑
白鸽从他的身后飞向了天际,扑棱的翅膀鼓翼声中,一片片洁白的细羽一点点飘落。
他微笑着,呢喃出声——
“『公主』.....吗”
他伸出宽大袖袍中略显苍白的手,闪耀着剔透光芒的花瓣在胸口银链底端微微闪烁——
那是一朵被镀上了水晶的,永远不会凋谢的纸玫瑰。
他的眼神似久久的凝望着一方,但再看去,却又似望着一片模糊虚无的恍惚阳光。

“那么就拜托你了呢,芥川君。”
————————————
如同过去,现在,未来,这个世界,其他世界发生过无数次的剧情发展
恶龙将公主掳走,是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

脸色苍白,身着黑衣的瘦弱少年,用身后不断延伸而出的影,生生的切断了皇宫守卫士兵的身躯。
而自他鬓角出延伸而出的两只漆黑,尖锐的角,是他身份的证明。
用手掩住唇舌,皱着眉头轻咳几声,但少年手上却一刻不停的收割着人命,用鲜红涂染着大地。
绝对的力量,与清秀的外表,给人以巨大的反差。
恶龙,芥川龙之介。
只要生活在这里的人,没有人不知晓他的名字,仅仅是他的姓,也让寻常百姓恐惧害怕,不敢提起。
一道银光闪过,长发飞散的少女突然的从他背后出现,挥舞着银刀切断了来自背后的袭击。她用一只手固定着在高塔中被她击晕的公主殿下,然后向黑发少年点了点头。
“已经完成了,哥哥。”
少年微微点头,用黑影毫不留情的卷起少女手中的身影,下一秒,在倒下的无数尸骸中,便再无一人的影迹。
只留下了拐角处刚刚出现的,惊恐失色,慌张万分的侍女
她跌坐在地上,双腿酸软,许久才颤抖着勉强的站起来,提起裙摆摇晃着仓皇着逃开
她的声音顺着腥味蔓延的风中传来
“不好了!公主,公主殿下被恶龙带走了!”
——————————————
“干的漂亮呢,芥川君。”
“这次可真是帮了大忙了呢”
————————
从恍惚的睡梦与酸疼中醒来的时候,映入你眼帘的是一张素净而俊秀的面孔。
深栗色的头发应该是主人随意的修剪,却更使得他显得美丽。
面前的男人向你伸出了手,你注意到白色的绷带从手腕蔓延进衣袖,直至黑暗中影影绰绰的地方。
“啊,是位美丽的小姐呢”
“向您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太宰治,如您所见,是一位毫无名气的巫师”
青年光芒流转的眸子,在微眯的笑意中,罕见地滑过了一道温柔欣慰的流光。
“欢迎您来到我的『塔』”












这是一个不知道是否真实存在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某个国家,有着两位美貌的公主。
小公主有着柔顺的金色长发,如海一般的碧蓝眼眸,但与之相反的是,大公主的发丝如同雪花,双眼是不祥的红色。
而有一天,如同无数次无数次上演的一般,恶龙入侵了皇宫,带走了大公主。
受国王的委托,白发的勇者踏上了旅途。
他的目的是打倒恶龙,将被囚禁的公主从恶龙手中解救。
但是,公主真的在恶龙的囚笼里吗……?


在舞台剧的幕后,有人轻轻勾起了嘴角,无声的笑了起来。
————————————————
嗨呀,下一次更新估计得等我放周末了XD
垃圾学校,不放假x
累死在作业中
过气写手诈尸.jpg
求红心求蓝手///////
再来一遍:欢迎抓虫及bug提出√
巫师方面有借鉴,主要会在下一次更新说...大概w

【文野乙女】オレンジ

哒宰x你。
推荐配乐,まふまふ的オレンジ
深度中毒,听着听着开始写起了刀
然后小学生文笔,现在撤退还来得及
最近超迷まふまふ...
ok?








1.「曾在有你的世界里欢笑」
[曾将你所目见的未来厌弃]
[你的声音,温暖,态度,还有爱,一切都...]
“刺啦——”
“嘭——!”
2.头缠绷带的,满面泪痕的在医院里醒来,却无法再想起自己为何而悲泣。
苍白的指尖,在阳光下流露出悲戚的透明之色。
脑内空空如也,心中却悲伤满溢。
究竟丢失了..丢失了什么?
【这样的我..究竟是谁?】
3.那起车祸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留给自己的,仍只有只言片语的残响碎片。似乎是平安无事的出院后,回到了家中。始终想不起来的,是大脑里仍然存在的那一处莫大的空缺。
面露愧色的母亲,闭口不言的视线。
腕上的丑陋疤痕,伤痕累累的自己。
一切似乎都在以本身公理不停运作,只有心脏不是传来的一阵阵剧痛才会恍惚让你看见一些模糊不清的片段。
笑着的,身穿棕黄色风衣的,浑身绷带的男子。
总是在回到现实时泪水浸湿衣襟。
看不清他的面容。
想不起他的语调。
无法抑止的喘息。
双手颤抖着,连他的一丝分毫也抓不住。
3.架起的画架上,满是空白的画纸。
手捧调色盘,执着笔,却已经无法想起如何下笔。
翻开保存所有作品的画集,色彩鲜艳的画纸背后,透着曾经的自己。但是已经没有了,从去年今日到现在的所有画作。
想要合上画本,手却僵在了半空。
恍惚间看见了那样笑着的,满脸欣喜的自己。
笑着的,涂绘着的那张画布
看不清。
那是谁的面容?
4.走在海边的,红锈斑斑的废弃铁路上。听着脚下咯吱作响的金属摩擦音。
海浪的声音,这时也漫无止境的传入耳中
无意中漫步到此地,却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残缺的夕阳一点点下落,发散着最后的余热。将一点点云层镀上了残酷的,悲伤的,炽烈的红。
[与那天一样。]
一愣。
刚刚..想起的是什么?
海鸥寂寥的鸣叫着,在空旷又狭小的世界里显得无比辽阔。
迷惘着转过身,向来时的路口走去。
转身的瞬间,却看见完全一样的面容,拉着那人的手,从身边虚晃着走过。
『呐太宰先生..』
『嗯?怎么了小姐?』
『....不,没什么..』
『...只是感觉好幸福啊』
『那么,我也会一直陪着小姐,让小姐一直幸福下去哟~』
『所以小姐,要嫁给我么?』
有什么在耳边响了起来。
【诶?】
恍惚间向后退去,却被轨道绊住脚跟,跌坐在地上。
眼角流下的泪水,是因为疼痛或是其他,早已无法分辨。
【刚刚那是...!】
向前伸出双手,茫然的想要抓住什么,却空无一物。
“哗啦啦——”树林里的鸟儿冲上了天空,鸣叫着,像远方的天空飞去,仿佛再也不会归来。带起的风儿将眼里的身影擦去。
满天的云霞在此间褪去。
“叮咚”有什么掉在地上的声音。
低头看去,
沾满血污的戒指。
5.「说着对方是无可替代的,是特别的」
「我们互许心意的那些日子也...」
「我们已经没有明天了。」
6.已经无法记起了那天的细节
只记得被填充的脑内的剧烈疼痛,与要将心房炸裂开的,将其撕毁的悲伤浪潮。
为什么会忘记掉呢,太宰先生。
7.与他相识在爬满藤蔓的教堂后。那天的晚霞灿烂着燃烧血红的天空。
他背着光,仿佛站在世界的终焉。
听见身后的响声,而转身想你看来。
似乎时光停止在那一刻。
风扬起了他的风衣,他的发丝,一点点寂寥的晃动着。漫天晚霞残酷的为他加上了金红的边框。
男子的眼,空洞,平静的倒映着世界与你。却仿佛一切事物都无法进入了他的眼帘。嘴角却又挂上了玩味的,毫无在意的笑容。
仅仅是看着,便让你的内心颤抖不已的绝望与悲伤,从那人的身上深深的爆发开来,席卷了你的全身。
「 你的謊言 任性 脆弱」
「还有仿佛要將這一切都统统冲走的晚霞」
「却像那天一样又让你变得」
「更加出色。」
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感情在心里生根发芽,野草般疯涨。
8.一起走过这锈红的铁道,
一起穿过阳光蔓延的海岛。
笑着,拥抱着,
哭着,争吵着。
明明已经走到了最幸福的结局,
你却布满着鲜红的消失在了我的世界。
如同晚霞一般的,炽烈却又短暂的你,划过了这份荒芜内心的天空。
「你过得还好吗」
「脸上还总带着笑吗」
「你已经,能够深深的爱上别人了吗」
骗子。
9.打开的铁匣,遍地散落的无数物件,与他的过去。
无法抑制的弯下腰,俯下身来。
悲伤在血脉中,骨髓中蔓延开来。
与他的合影
全部画着他的肖像
两人一起赢得的小礼品
写满幼稚的未来规划的信纸
如果将这些全部装检入匣,封锁起来的话
是不是可以试着欺骗自己从未与你相遇?
又想起了最后的那一天
遍地的鲜血与气息
笑着的你
哭泣着的我
沾满血污的戒指
冰凉的无气息的身体。
双手屈起,狠狠的捂住了脸,哪怕苍白的手指已经无力在承担任何重量
眼泪还是毫不留情的,从指尖渗了出来,晕染开一点又一点墨迹。
【为什么要让我...】
「明明你已经永不会来,却期望与你一同度过的未来」
【为什么要让我想起来啊..】
唯一的理性被用于让自己不至于大声嚎哭。
明明已经说好了,已经向我许下了那样的未来..
我所期待的未来
「这件事也只是一直,对,一直将它藏在心底吧」
【太宰先生...】身躯无力的颤抖着
「只有一件事,想要告诉被留下的你」
【...愛してるよ,太宰さん。】
「将这一切都上了锁。」
10.珍视之物从指尖溜走了。
然后再也无法将其寻回。
11.兜兜转转的,来到了这里。
面前是冰冷的嘲笑着自己的无力的石碑。
睁着因哭泣而红肿的双眼,却再也无法流下眼泪。
多么讽刺。
背靠着冰冷的石块坐下,抬头仰望着晚霞,流云依旧,仿佛——
仿佛要将一切全部冲去。
【我爱你哟】
【我爱你呀,先生。】
疲惫的低头,注视着身侧的生机勃勃的青草。
望见了手腕上一道一道的划痕
自杀好累啊,先生。
我答应你殉情好不好?
「若是再次轮回转世的话」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
「就让我立马去见你吧」
我已经无法再像对你那样的,笑出来了。
怀中是盛装所有回忆之物的匣子。忍不住将脸贴了上去
冰冷的触感冷静的宣告着残酷的现实。
「我深爱着你」
「直到今日,直到最后。」
将那枚戒指一点点从左手的无名指上取下。
「即便如此画下句号的仍旧是我吗?」
扯动嘴角,想要扬起与那时一样的笑容,却已经无能为力。
透过戒环望出去,看见的是
垂暮的夕阳之景。
沉默着,任由清风刮过皮肤,划出一道道无法愈合的血痕。
已经没有人会来安慰这样的自我。
做着噩梦也好
经历着无比的悲伤也好
你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只剩下我,必须一个人从这个氧化而残酷的现实里活下去。
将这一切全部塞进手中的潘多拉之盒吧
然后将它埋于你的脚下
用以后的未来来怀缅。
12.「曾在有你的世界里欢笑」
[曾将你所目见的未来厌弃]
[你的声音,温暖,态度,还有爱,对这一切]
最终还是眼泪划过嘴角
【さよなら。】
再见,太宰先生。
————————————————————
用了很多歌词,然后做了不少改动...
比如说我写的基本上全部是晚霞...
蜜汁喜欢晚霞...
文笔..求见谅【哭出声】